最新消息:长期欢迎紫陶匠人和紫陶工作室合作,具体合作洽谈加VX:jszt2010

白泥井栏套件

紫陶壶 紫陶大使 190浏览 0评论

白泥井栏套件

清韵白泥井栏五件套由一把井栏壶和四只品茗组成,以建水白泥手工拉坯成型。主壶为经典的井栏壶壶式,器型端正典雅,气密性极佳且容量大,出水好。

白泥井栏套件插图

壶身正面为彩绘枝叶图,通过手绘将竹叶、树叶绘得栩栩如生,再以配以绿色点缀,生气盎然。背面以书法装饰,通过名师手写,再以阴刻阳填装饰,文墨味十足,书法内容为“叔世人文品亦殊。行踪尘杂语含糊。美成一字三吞吐,不是填词是反刍。”出自启功先生的《论词绝句》中的论周邦彦词。

白泥井栏套件插图1

白泥井栏套件插图2

白泥井栏套件插图3

白泥井栏套件插图4

杯身也装饰细腻,正面以阴刻阳填刻绘绿色竹叶,背面大片留白,清新淡雅,与主壶相互映衬,使套件整体和谐统一,自然灵性。

白泥井栏套件插图5

02丨壶后故事

美成一字三吞吐,不是填词是反刍

启功先生的重点是论周邦彦词的艺术风格。所谓“美成一字三吞吐,不是填词是反刍”,是一个生动形象的比喻,表达了启功先生对周邦彦词的评价。对此,我们可以参照《启功口述历史》中一段话来解释:“我曾写过这样的诗句:‘天仙地仙太俗,真人惟我髯苏。’我认为苏轼的诗之所以好主要是因为他写出了真性情,‘美成一字三吞吐,不是填词是反刍’。我之所以不喜欢周邦彦的词,是因为他在表情时总是吞吞吐吐,把没味道的东西嚼来嚼去,‘清空如话斯如话,不作藏头露尾人’。李清照的词之所以可爱是因为她敢于用明白如话的语言写自己的真情实感,而从不隐藏。”启功先生以苏轼、李清照来和周邦彦比较,说明他本人喜欢表达真情实感、明白如话的诗词,这也是先生本人作诗的风格:“我主张‘我手写我口’,或者说得更明白、更准确些是‘我手写我心’,即一定要写出真性情,真我。”不过对于周邦彦的文采,启动还是认可,对于文人名士,都存着敬重之心,“以反刍取笑,只图谐谑”,不过是开玩笑。

白泥井栏套件插图6

转载请注明:建水紫陶网 » 白泥井栏套件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